每年五月,都会想起那个叫朱颖的女孩。
来源: 校友来搞   发布时间: 2015-05-13 11:46   615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认识朱颖是在看摄影协会的展览上,她好像是副社长,除了大伙的作品外,有一张摄影协会成员的合影,每人骑一辆自行车停在一片树林前,大伙儿穿的都是白色T恤衫,青春又阳光,朱颖站在靠中间的位置,笑容格外清纯灿烂,方才仔细看她的作品,那会儿朱颖就站在身边。

    每年五月,都会想起那个叫朱颖的女孩。

 
    朱颖刚进大学的时候很不起眼。个子不高,皮肤略黑,戴一深度近视眼镜,属于小巧玲珑型的女孩。
 
    认识朱颖是在看摄影协会的展览上,她好像是副社长,除了大伙的作品外,有一张摄影协会成员的合影,每人骑一辆自行车停在一片树林前,大伙儿穿的都是白色T恤衫,青春又阳光,朱颖站在靠中间的位置,笑容格外清纯灿烂,方才仔细看她的作品,那会儿朱颖就站在身边。
  
    “那就是我,哈哈!”朱颖的声音清脆响亮,开朗一如当时明媚的太阳。明媚的笑容始终写在这花季少女的脸上。注意到其实朱颖生就一张极为生动的小圆脸,唇线清晰,小巧的鼻子无丝毫混沌之处,有双会说话会笑的大眼睛,藏在眼镜背后的那双眸子,滴溜溜地转动,机灵聪慧之极。是个人见人喜欢的小姑娘。而且说话语速极快,干净利落。
 
    再后来,朱颖进了学生通讯社当了个头儿,领导着一帮大男生,活跃在校园里的各个角落。有次让他们帮忙布置一个活动的展版,突然发现,这小丫头不仅仅指挥得当,用她貌似厉害却不失婉转旖旎的得体,将一群大男生调动的滴溜溜转,同时还是个极有艺术天赋的孩子。从策划到制作,朱颖都很有见地。据说,学习成绩也极为优秀。这样的女孩子没人追才怪。
 
    果然没多久,一个极有设计天赋的南方小伙子追到了她。每天形影不离,可谓金童玉女也。一起到我家来过几次,总是男孩儿在边上无声地笑,朱颖一人快乐地说着。
 
    毕业前,俩孩子找我在毕业留念薄上签字,记得写上了为他们俩祝福的话。因为一直很看好这俩孩子,看好的不仅仅是他们的爱情,还有他们身上流露出来的才气,以及那种昂扬向上的面貌。
 
    没想到的是,毕业之后,一个回了北京,另一个却去了遥远的广东。最初的惦念在那时的通信和他们自己制作的明信片的交往之中,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淡化了。
 
    7年转瞬即逝。16年前5月8日,新闻联播与东方时空头条报道:南斯拉夫中国大使馆遭到美国轰炸机的轰炸,三名新闻工作者当场被炸死。其中一个叫朱颖。
 
    晚上7:45分,第一任学通社长周耀平打来电话:“孙老师,刚刚走了的就是咱们的朱颖!”
 
    那瞬间,头轰的一下反应不过来,反复跟电话那边的耀平确认,直到确认无误。
 
    晚上8点多一点,学生宿舍里已经开始躁动。越来越多的学生得知了这一消息,并用不同的方式表达着愤怒与悲伤。
 
    第二天凌晨,学生走上街头。临近中午,在学校1号楼门前召开了隆重的追悼会;当天晚上,几家新闻媒体来学校采访,了解读书时代的朱颖;李伦专程来母校拍摄了由师生共同发起的追思会,并在东方时空播出;接着,我与潘老师小孟一起,赴光明日报参加了追悼会;朱颖的父母专程赶到学校参加了全校的誓师大会和朱颖班命名仪式,并在学校设立了朱颖奖学金直到今天。
 
    那天,朱颖的父母还专门为天津美术学院两位雕塑系教授连夜为烈士创作的大型人物雕塑《祖国英雄 青年楷模》亲自揭幕。揭幕的时候,二十几个女生在四川女孩高原的带领下,每人手捧一支鸽子放飞;天津音乐学院与歌舞剧院的歌唱家现场演唱了我作词天津歌舞剧院作曲家万隆作曲的混声唱《英雄与母亲》。
 
    那场景,至今想起来还历历在目。那段时间,整个校园都笼罩在悲愤之中。
 
    一个当年青春烂漫的花季少女,在那样的年代里,与她的丈夫一起去了天国。
 
    记得那天晚上召开追思会时,几家电视台现场拍摄。学生准备了哀乐要播放,我说不许播放哀乐,要放音乐,还要放《春之声》圆舞曲,一是因为当年朱颖自己说过非常喜欢这首圆舞曲;二是因为我们希望在天国的朱颖,依然能如生前那般阳光明媚,希望天国的朱颖,能一路跳着唱着旋转着继续朝着太阳走!
 
    唯以此文,纪念那个灿烂阳光的小姑娘以及她曾经的爱。
 
文/ 孙瑞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