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天津轻院一夜不眠
来源: 天津日报   发布时间: 2011-07-01 09:41   117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这几天同学们常听到当年带朱颖做毕业设计的孙诚老师说:朱颖的毕业设计是一个红蜡烛的包装盒,我清楚的记得那个包装盒上还有一个大大的红喜字。当我在电视上看到遭袭击使馆的墙上还贴着朱颖亲手剪的红喜字时,我想以后我要把这个关于火的故事讲给我所有的学生听,鼓励他们沿着朱颖战斗过的路走下去。

银色的夜给天津轻院披上了一层灰纱,轻院的好女儿回家了。 

 

19:00,轻院第18期党校学习班。一双双注视着屏幕的眼睛含着热泪,除了电视机里追悼会的声音外,听到的只有默默的低泣。一位学员在自己的学习心得中写到:“朱颖的父亲走下舷梯时,同行的已不是以前活泼可爱的女儿……母亲节的前一天,母亲却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虽然怀着极大的悲痛,但他们的坚强让我们感到一种伟大的力量。”“今天,在学通社的档案中我们看到了朱颖作学通社记者时写的一篇名为《苦于打饭》的文章,文中说:‘……如能看到食堂中“和平无战事”的一天,也就自觉心满意足了。’这似乎是朱颖师姐用亲切的话语对我们轻轻地诉说。”

 

这几天同学们常听到当年带朱颖做毕业设计的孙诚老师说:朱颖的毕业设计是一个红蜡烛的包装盒,我清楚的记得那个包装盒上还有一个大大的红喜字。当我在电视上看到遭袭击使馆的墙上还贴着朱颖亲手剪的红喜字时,我想以后我要把这个关于火的故事讲给我所有的学生听,鼓励他们沿着朱颖战斗过的路走下去。

 

就在朱颖上过课的1号楼409教室,轻院学通社召开的“永不熄灭的生命之火———怀念朱颖”烛光座谈会上,每张课桌上都有一棵红红的蜡烛。在朱颖坐过的课桌上放着她当年写的文章、给同学写的同学录:“作为一个学通社的老社员,我谨祝愿学通社蒸蒸日上,以崭新的面貌树立在全院同学之中。”“其实,对你的最深印象还是在火车上……”

 

沿着校园里静悄悄的林荫道走向朱颖生活过的第五公寓。朱颖当年住过的127室是一间极平常的宿舍,现在这里住着的五个灿烂女孩失去了往日的笑容。她们各自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床上,依着身后的洁净的小花墙布,久久无语,终于一个女孩轻声问了一句:“今天电视台还重播朱颖师姐回来的片子吗,还想再看看她……”说完这打破沉静的话语之后,又是良久的宁静,走出127室,一个女孩对笔者说:“过去总感觉国际风云的变幻离我们太远太远,听说朱颖师姐的事以后,忽然觉得这些就是我们身边的事,但我想,当祖国需要时,朱颖师姐能做到的,我们也能做到。”

 

那砖红色的楼房在夜色中也像一个紫丁香般结着愁怨的女孩,在怀念着朱颖。时针已经指向了零点,宿舍楼里的女孩子们依然无眠。

 

夜未央。朱颖,你可知道,你的亲人,你的老师,你的朋友在想念着你。

 

轻院,今夜不成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