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日报出版社社长李春林谈《未写完的战地日记》
来源: 天津日报   发布时间: 2011-06-15 11:39   124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北约袭击 南斯拉夫 编辑

    记者:5月8日清晨,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袭击我驻南使馆,光明日报常驻南斯拉夫记者许杏虎和朱颖夫妇不幸遇难。昨天《未写完的战地日记》举行首发式,前后只有10天时间,以如此之快的速度出版一本书,其间是怎样运作的您是否能介绍一下。
 
    李春林:5月8日晚上8点多钟,处于极大愤慨和悲痛之中的光明日报人在安排各项紧急工作时,没有忘记用图书的形式纪念许杏虎、朱颖,总编辑王晨同志提议:用最快的速度为许杏虎、朱颖出书。
    光明日报人决定全力投入书的组稿、编辑、出版工作。国际部的同志承担了本书相当一部分稿件的组织、撰写和编辑工作。5月13日晚上,李志强同志找到朱颖亲手为许杏虎做的生日贺卡,立刻送往出版社,回到家里时已是第二天凌晨两点半。广告部的同志为本书提供了朱颖的一些照片和发自南斯拉夫的电子邮件。资料室的同志5月10日就将装满许杏虎作品的磁盘交到出版社。办公室的同志不间断地向出版社提供光明日报接到的国内外各界人士的电报、传真和电话记录。电子版的同志每天都将打印好的网上唁电、抗议书和慰问信送到出版社。技术处和通讯处的同志及时为本书的编排工作解决电脑技术问题。照排车间的同志承担了本书大部分图片的扫描工作。出版社的同志连续一周工作到深夜。担任本书责任编辑、责任校对和拼版工作的同志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本书编辑组的同志到报社各个部门办事,都效率极高,全体光明日报人都是一个心愿:尽自己的力为虎子、朱颖做点事。

       本书原定6个印张左右,现在是13个印张;本书的原定截稿时间是5月12日,但真正的截稿时间是5月14日深夜。
       为本书送稿件的人络绎不绝。为了使焦急等待的读者尽早见到本书,我们不能不狠下心来断然截稿,否则,本书的篇幅就不是一本,而是两本、三本了,出版时间也不知要延迟到什么时候。在此,我要向那些还在为本书撰稿的同志说声“对不起”。

   另外许多不知名姓的陌生人,出于爱国热情也给予我们许多帮助。5月10日晚,本书编辑组的同志去朱颖家取稿,因为着急,红灯亮时汽车过线了,但交警同志一听是光明日报的人去取稿,马上放行,并叮嘱说:“我理解你们的心情,但还是要注意安全。”5月13日晚,责任编辑取本书的封面回出版社,当出租车停在光明日报门口时,司机无论如何也不要钱。

  记者:在出版过程中烈士家属也参与了,是这样吗?

   李春林:烈士的亲属特别是朱颖的妹妹朱佳在巨大的悲痛中给了本书很多支持,书中许多珍贵的照片和书信都是她提供的。关于本书的整体设计,朱佳说:“封面不要是黑的,我们不要黑色,黑色是克林顿强加给我们的。我姐姐很爱美,她长得也很美,我姐夫是南方人,爱干净。希望书能做得整洁、漂亮,这样我姐姐、姐夫会高兴的。”关于本书的书名,我问:“编辑部拟了两个书名,一个是《血写的战地日记》,一个是《未写完的战地日记》,你看用哪个好?”朱佳毫不迟疑地说:“我喜欢《未写完的战地日记》!”

   5月10日至5月17日,是光明日报历史上泪水最多的八天,《未写完的战地日记———英雄伴侣许杏虎朱颖殉难前后》在八天的泪水中完成了组稿、撰稿和编校排印装工作。今天,这本牵动上千上万上亿颗心的书与广大读者见面了。我们将最先装订出来的书赠给烈士的亲属,我们将尽最大的努力将这本书的发行工作做好。

   记者:您对这本书的发行有信心吗?

   李春林:5月10日,光明日报社要为许杏虎、朱颖出书的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反响。浙江大红鹰经贸有限公司第一个打来电话,要求认购3000册书分送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学生。此后,许多机关、企业、学校来电话,表示要将该书作为对干部、职工、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读本,出版社接受读者询问订购办法的四部电话响个不停。几十家报纸和杂志要求提前选登本书的内容。

  我们本来应该在科索沃危机和平解决后为虎子和朱颖出一本写完了的《战地日记》;可现在,我们只能以万分悲痛的心情出版这本《未写完的战地日记》;我们用《未写完的战地日记》永远记住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我们用《未写完的战地日记》永远怀念虎子和朱颖!